RAND深度研究:媒介内容三十年之变,新闻客观性正在衰减

            2019年5月27日08时15分内容来源:全媒派

            早晨在家煮上一杯咖啡,坐等每日准时投递的送报员;晚上打开电视机,一边吃晚餐一边观看晚间新闻——这曾经是30年前的人们阅读新闻的方式,如今看来,恍若隔世。


            在过去的30年间,公众参与信息消费、信息分享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。智能手机无处不在,每个人每天都会上网,浏览网站、使用社交媒体。新闻消费者也随之面临着一系列的媒介选择:报?#20581;?#24191;播电视、在线新闻网站以及社交媒体,它们?#23478;?#21508;自不同的方?#25945;?#20379;各式各样的新闻信息。


            而在这30年间,新闻生产、传播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改变已经被量化证实。例如,皮尤研究?#34892;?#22312;2018年开展的一项调查通过数据反映了电视、报?#20581;?#31038;交媒体、在线新闻媒体间的用户转移。量化的研究方法在辨明新旧媒体的发展趋势、了解用户态度行为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至今有一领域还未被充分探索,那便是新闻报道方式,其主要指代行文中使用的语言要素以及表达风格。从纵向来说,这30年间报道方式发生的转变未被研究;从横向来说,不同?#25945;?#38388;报道方式的区别有待挖掘。



            近期,美国一家公益性质的研究机构RAND发布了一项报告,对30年间美国新闻报道方式的变化进行了详细的量化研究。全媒派(ID:quanmeipai)精编了其中的主要内容,一起和各位读者回溯过往,总结规律并透?#28216;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研究缘起

            其实在2018年,RAND就曾探索过新闻报道方式,并发布了一项报告。该报告对逐渐式微的新闻真相(Truth Decay)进行了定义,将其界定为?#36816;鬧智?#21183;的妥协,它们分别为:


            • 关于客观真相、数据、分析的质疑越来越多;

            • 事实和观点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;

            • 观点的呼声渐渐盖过事实;

            • 人们对政府、媒体这些原来曾被?#28216;?#21487;靠信源的机构越来越不信任了。


            在这份报告中,研究者们除了阐述现有研究中的成果,还指出了实证以及理论研究上还存在的空缺,需要更多样的数据、理论来填补,而这些空缺也阻碍了人们完全理解真相式微的含义及其带来的影响。


            在上文提及的用于定义真相式微的四?#26234;?#21183;中,除了机构信任度下降这一项已经得到了广泛的数据支撑,其余三项都缺少?#34892;?#30340;实证数据,阻碍了研究者追踪这一时期的现象流变。而本报告正是基于这种研究的空白和现实的需求而诞生,旨在在第一份研究的基础上,填补实证空白,并着重关注第二、第三?#26234;?#21183;。

            研究对象和研究问题

            本报告主要研究美国的印刷媒体、广播电视、数字媒体三大媒介,主要关注的是新闻报道的语言风格(例如,语气、作者的主观性、描述的模糊性、情感倾向)随时间流逝如何演变至今、不同?#25945;?#38388;又存在怎样的差异。



            由此,研究者提出了以?#24405;?#39033;问题:


            • 在1989-2017年间,印刷媒体的新闻报道方式发生了哪些可被量化证实的变化?

            • 在1989-2017年间,广播业的新闻报道方式发生了哪些可被量化证实的变化?

            • 在2000-2017年间,广播新闻的报道方式与?#24179;?#26102;段的有线电视节目产生了哪些不同?

            • 在2012-2017年间,网络新闻的报道方式与印刷媒体产生了哪些不同?

            研究方法

            为了问答以上问题,研究者们首先考量了有线新闻网、互联网、社交媒体是怎样重塑美国的新闻业以及新闻生态,是怎样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信息消费方式以及信息的生产、分享和传播。然后通过以往研究的回溯,研究者发现,之前对新闻报道的大多数考察虽然是有价值的,但本质上是定性研究,无法解答本研究最关注的语言风格。于是,研究者们转而尝试量化的研究方法,试图测量在不同媒体?#25945;ǎ?#38543;时间流逝不?#25103;?#29983;的改变。



            他们分析比较了不同媒体在不同时期生产的各种新闻故事的文本、版本。这些媒体主要分布在印刷媒体(纽约时报、华盛顿?#26102;ā?#22307;路易斯?#26102;ǎ?#24191;播电视(广播和有线电视)、网络媒体(Breitbart News、BuzzFeed Politics、Daily Caller、HuffPost Politics、Politico、TheBlaze)。选择这些媒体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受众众多、具有代表性以及聚合了足够多的数据可供研究者分析。


            RAND研究团队开发了一套软件工具RAND-Lex用于分析不同数据组。它将机器学习与文本分析结合起来,以识别不同的用词、用语模型。这项工作能够帮助研究者梳理大量文本,据此开展描述性、探索性的数据检验,进而分析、解释数据的含义。在参考了大量行文语气、用词、情感倾向的基础上,RAND-Lex?#34892;?#22320;助力研究者对新闻报道方式的转变作出可?#24247;?#20998;析。

            研究发现

            ?#36816;?#20010;问题作出回答

            印刷媒体中新闻报道方式的变迁:在过去的30年间,尽管纽约时报、华盛顿?#26102;ā?#22307;路易斯?#26102;?#30340;用词、语调基本保持稳定,但在某些语?#21592;?#36798;方面依然存在一些可量化的变化。例如,在2000年之前,这三家纸媒在行文时会严格基于?#24405;?#21644;情境?#26087;恚?#25552;及更多时间、头衔、职位、机构的信息;会使用更多更为详细、精致的用语来描述新闻细节。相比而言,2000年之后的纸媒报道则更注重故事性、戏剧化,格外?#24247;?#20114;动、个人主观视角以及情感倾向。


            广播电视中新闻报道方式的变迁:在这一时期,广播电视新闻业经历的变化和印刷媒体基本类似。分析发现,在2000年之前,广播电视的报道方式非常传统,讲述新闻时会使用更为精准具体的词句,往往依靠权威的公共信源;而2000年之后的报道方式则?#32536;?#26356;为主观,往往参?#23478;恍?#38543;意的讲演、观点性表达、采访和争议性内容。


            广播新闻与有线电视节?#24247;那?#21035;:在2000-2017年间,广播新闻与?#24179;?#26102;段的有线电视节目之间也存在一?#26234;?#26377;力的?#21592;取?#30456;比广播电视新闻的报道方式,有线电视节?#24247;?#25253;道则向更加主观化、抽象化的方向发展,论断更具争议性,文本更多基于意见表达而非事实报道。值得注意的是,所提及的这种报道差异脱离不开?#25945;?#33258;身特征的影响。广播和有线电视频道作为两种不同类型的?#25945;ǎ?#20854;运营目标和商?#30340;?#24335;都非常不同。有线电视节目,特别是在?#24179;?#26102;段的节目,会更倾向于迎合某些特定的观众群体,利用观点性表达和煽动性内容来吸引注意力;广播节目则锁定更为广泛的群众,也就更遵守传统的报道?#38382;健?/span>



            网络新闻媒体与印刷媒体的区别:研究者发现,在2012-2017年间,相比网络媒体样本,纸媒样本的报道风格要?#23545;?#26356;倾向于传统的报道方式,注重对字词、时间信息的使用,对具体对象、数据的引用,对?#24405;?#32972;景的描述。相比而言,网络媒体样本中的用语?#32536;?#26356;加口语化,更加?#24247;?#20114;动性、个人视角以及观点表达。在进行宣传呼吁时,更不注重客观描述,说服意味更为明显。


            对研究进行总结

            该研究分析的总体趋势初?#38477;?#35777;明了,伴随着时间的流转,新旧媒体之间发生着一?#32440;?#36827;而又微妙的改变。新闻报道的主观性越来越强,这种主观性?#31181;?#26681;于个人的主观视角。


            从随时间线性发生的改变来看,研究者证实了新闻的报道风格从注重使用公?#19981;?#35821;、学院用语,参考权威数据、来源,尊重事实、情境转变为注重个人主观视角、故事性。这?#26234;?#21183;出现在广播新闻以及纸媒中。


            在比较新旧媒体报道的区别时,研究者指明,相比广播新闻,?#24179;?#26102;段的有线电视节目更具高度的互动性和主观性,通过争议性和主观性内容来进行说服、激辩,与2000年之前的广播新闻形?#19978;?#26126;?#21592;齲?#21518;者则体现出更加学院化的风格、精准的用语表达。与之相似的是,网络媒体以更加私人化、主观性的表达为特征,更加注重呈现争议性、宣传性内容。这与2000年之前的纸媒报道形成了鲜明的差异。后者更多地?#35272;?#22522;于?#24405;旧?#30340;报道,并往往引用权威的机?#36141;?#20449;源。



            尽管本研究通过量化方法发现,相比过去,如今的新闻报道更广泛地使用观点,更具有主观倾向,但这些变化都是比较微观的,而没有体现在整体上。哪怕从最显著的转变来看,新闻报道并没有完全从严肃报道沦为虚构故事和宣传工具。不同时间、不同?#25945;?#30340;新闻报道方式还存在许多共性。


            研究者还提到,未来的研究可以拓展至其他媒介类型,例如本地纸媒、本地电视新闻、广播新闻节目、视频内容以及新闻报道中的附图。


            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?#28216;鰲?#20276;随着用户新闻消费方式的丰富,新闻内在的生产机制也在悄然演变。从客观描述到主观表达,伴随着后真相的席卷、群体极化的威胁,新闻报道方式的转变也正暗示着我们已然来到一个真相式微的年代。



          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

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万个龙16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选五开奖结果 深圳体彩数据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果 山西11选5开奖电子屏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查询 福建快三今天 六肖中特官方公开 棒球帽品牌 35选7好运4奖金查询 江西快图三走势图表 北京时时彩陷阱 老快3开奖号码百度百科 快乐十分尾打法介绍表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走势图今天 篮球胜分差包括让分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