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张召重的教训看专业技术干部的转型

            2019年3月26日12时40分内容来源:六神磊磊读金庸


            文/六神磊磊

            张召重,张召重,张召重。


            先多输入几次。免得输入法总是默认张召忠。


            ?#26053;?#36827;入正题。今天来聊一聊张召重的沉痛教训。


            张召重,外号“火手判官”,是《书剑恩仇录》里的一个大反派。


            他本来是一个专业技术人员——武术家,是武当派的第一高手,功夫高强,在行业里是很有影响力的。江湖上都说“宁挨三枪,莫遇一张”,从这里能看出来他的专业水准,是真专家、真博士。


            后来张召重投靠了朝廷,进了体制当了官,成了一个技术型的干部,并且升得很快,用书上的话说叫做“青云直上”。他当了一个什么官呢?是骁骑营的佐领。


            这个官不算小了。说起来似乎只是四品,不像后来金庸的大反派都是什么“国师”、什么“法王”那么拉风,但是骁骑营属于御林军,在中央,拱卫京畿,拱卫最高权力,非常核心紧要。


            张召重作为一个半点关?#24471;?#36335;都没有的素人,能做到骁骑营的佐领,相当不容易了。如果换在《鹿鼎记》里,骁骑营的参领、佐领们?#19988;?#26159;和韦小宝爵爷都有机会赌几把牌九的了。


            这样看起来,张召重这个专业技术人员出身的干部,转型得应该是挺成功了。


            可问题是,怎么他后来的结果又这么惨?怎么后来他的官又总是当不?#20808;ィ可?#33267;各种钻营、各种挖空心思都无效呢?这里有一些沉痛的教训。


            话说,每一个专业技术人员,在转身踏进官场的第一?#21073;?#37117;面临转型。不管你过去?#21069;?#36816;冠军也好、武当高?#24544;?#22909;、名记者也好、大专家也好,?#23478;?#36716;型。


            这个道理谁都懂,张召重当然也懂。不就是转嘛,要转变思路嘛,要转变头?#26376;錚?#35201;转变办?#36335;?#27861;嘛,对不对?


            答案是不对。


            “转型”可不是转变一下这么简单,而是要彻底脱光光,和过去的一?#22411;?#20840;拜拜,把过去能放下的、不能放下的都放下,做到清洁溜溜,光?#29260;?#32929;,真正地重新再出发。你穿个旧裤衩去都算转型不成功。


            就比如说一点?#33322;?#20658;。摇着尾巴进体制?没有那样的事。


            你看张召重,表面上他也懂得要戒傲气。你翻书查查,平日里他并不在同僚面前牛逼哄哄。刚出场的时候,周边人一口一个张大人无?#23567;?#24352;大人武功高,他也并不接茬?#28304;底?#25794;。


            平常和同僚说话,就算不是十分周至,但?#19981;?#31639;妥当,没有大纰漏。可以想像,平时的张召重也是谦逊的:向各位学习!各位经验丰富!各位老成持重!办事全?#30475;?#23478;支持!


            可问题是:得瑟,那是骨子里的。


            如果一个人很傲气,那必须彻底洗心革面,必须灵魂深处闹革命,真正把尾?#22836;?#19979;来,从狼真正地做成哈?#31185;媯?#25165;叫成功转型。否则平时装得再好、再夹起尾巴,关键时候憋不住也没用。


            张召重就是这个毛病,平时懂得不要骄傲自矜,可一到关键时候就憋不住,动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人渣。你看他关键时候说的话、转的念头:


            张召重气道:“皇上养了这样的人有屁用!”


            “成璜这脓包死活关我?#38382;攏俊?/span>


            一到气头上就挂相,轻慢同僚。别人都是?#25226;?#20102;没屁用”,都是“脓包”,就你是英雄好汉,皇上就该养你?你都有资格替皇上心疼钱了还是咋地?你是福康安大帅?你是皇太后?


            而且一到激动兴奋时,张召重还会脱口跟人吹牛逼:


            ?#25226;擲系埽?#20320;跟我来,你瞧?#19994;?#26538;匹马,将这点子抓了”。


            这又是炫耀他的专业特长了。你单枪匹马抓人,功劳算谁的?我?#21069;?#20107;?#23478;?#36890;力协作,就你可以单枪匹马,你牛逼对吧?我们都拉你后腿对吧?


            所?#36816;擔?#24352;召重虽然努力转型了,努力低调了,但骨子里的那点子骄矜放不下,平时的一切低调、一切做作都是枉然,在同僚眼里仍然是牛逼哄哄。大高手呗,了不起呗,武当派呗,牛呗!


            再看张召重和江湖圈子的关系,也是没处理好。


            他当官以后,其实对旧的圈子是有感情的,对武当派也是有香火之情的。见到武当派的人,起初总是主动示好。


            比如他和李沅芷过招,认出了对方的武当派功夫,立刻高声说道:“喂,你这孩子,我问你,你师?#24863;章?#36824;是?#31456;剑俊?#27492;后一直对李手下留情。


            他和余鱼同激斗,也认出对方是武当派。余鱼同发疯一样狠打死斗,张召重却是喝道:“你不要命吗?这打法是谁教你的?”


            而且书上特意说,他见余鱼同的武功是武当派嫡传,知有瓜葛,未下杀手。


            你看,张召重做了官、当了领导,却一直挺注意维护和修补与旧圈子的关系。


            可是他对江湖的这一丝示好有用吗?半点卵用都没有。江湖人眼里怎么看他的呢?


            先看不相干的江湖人怎么说的:


            韩文冲道:“在?#26412;?#35265;过几次(张召重),咱们贵贱有别,他又自恃武功高强,不大瞧得起我们,谈不上甚么交情。”


            你看这话说的。不熟就不熟呗,何必酸溜溜呢?张召重武功比你高多了,人家和你小韩的?#20064;濉?#24635;镖头齐名,就算他不当这个官,就?#20204;?#24471;起你吗?


            再看张召重的原来同门师兄陆菲青一见面怎么说他的:


            “你虽无情,我不能无义,念在当年恩师份上……blablabla”


            可我怎么从头看下来,没见着人家如何无情了,反而一开始挺照顾武当派的?


            这说明啥?在故旧们的眼里,当官必然发达,发达必然瞧不起人,这是定式思维。


            张召重对旧圈子的这点子不痛不痒的示好、不凉不酸的情分、不离不即的羁绊,完全是屁用都没有。你给武当派划拨地了吗?给师兄们分房子了吗?经常请江湖老友吃饭联?#35835;?#21527;?


            正所谓一?#35835;?#26029;,好聚好散;缝缝补补,大家痛苦。张召重何必?这是他转型失败的第二个教训。


            这里多?#23548;?#21477;。要注意,官场之上,“标签”这个东西永远是减分不加分的。凡是带了标签的干部,都不是当干部的理想境界。什么技术型干部、明星干部、八零后干部……无一例外。


            一个人只要被打了标签,就会给人以刻板印象,就会有软肋,就会有破绽。比如“技术型”说明书生气、大局观不行、领导能力差;“明星”可能表明爱出风头不脚踏实地;“年青”表明坐火箭、蹿升快、欠历练,都不是好事。


            要当干部,就要当没标签的,要当圆融浑成的。如果是从技术人员转型来的,那么背?#21543;?#27169;糊得越快越好,越迅速地官僚化越好。


            张召重?#36141;茫?#21453;着来,时时刻刻处处提醒大家我是江湖出身,我是武当派高手——你都特么毅然跳进染缸了,还举着一块红布,闹啥呢?


            你看书上,他老是以官员之身,跑回江湖上刷存在感。说白了,这是一个双重装逼,一方面,想在官场同僚面前炫耀自己的专业影响力,另一方面,又想在江湖故旧面前炫耀自己的官职地位。


            可结果呢?这不就是两面招恶心吗?


            而且,张还草莽习性不?#27169;?#21160;不动约江湖人“决斗”。他?#20154;?#20449;给红花会总舵主?#24405;?#27931;,约陈决斗,后?#20174;?#21463;不了激将法,约镖头王维扬决斗。


            这感觉像啥?#30475;?#20010;比?#21073;?#23601;像一个记者出身的干部,已经当官去了,并且都不分管新闻战线的事了,可又跑回报社去和人比赛写稿子;?#30452;?#22914;一个学计算机出身的干部,跑到互联网公司和人比写代码。这不是搞笑吗?


            一会儿?#24049;?#31038;会头目决斗,一会儿约民营企业家决斗,讲不讲政治?赢了又如何、输了又怎办?行为是不是太也幼稚?真要上?#35835;?#23548;比如福康安大帅知道了,会夸你勇敢呢,还是会?#36130;?#22068;,说?#32451;?#32456;究是?#32451;耍?/span>


            那么,什么样的人可以炫耀专业技术呢?#30475;?#26696;是官当得足够大的。乾隆爷说:我本来是个诗人,这可以。


            不多讲了。最后补充一点,张召重还有一个?#26053;?#32570;陷——好色。


            他居然先想抢走霍青桐,后?#20174;?#24806;记李沅芷。


            要知道,乾隆爷可以好色,福康?#37096;?#20197;好色,张召重不可以。


            他这种毫无资源毫无背景的纯素人,在官场上,是不可以?#34892;?#36259;爱好的,唯有?#26053;?#31934;进一条路。


            就好像人家苏明成可以成绩不好,可?#28304;?#28216;戏,她妈最多说:明成?#21073;?#23567;心伤眼睛!来吃了鸡腿再打!


            要是苏明玉也学样打游戏呢?她妈会说:


            “*****?”


            大家脑补一下?


            -完-


            说个事,?#19981;?#30011;画的同学注意了

            《画出我最?#19981;?#30340;唐诗》少年儿童绘画比赛正在进行~

            详情:“画出我最?#19981;?#30340;唐诗”比赛开始啦!


          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

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万个龙16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分彩是什么 贵州11选5预测推荐5码 香港赛马会网上投注站 双色球开奖结果地区分布图 欢乐斗地主官方下载 正版平特一肖论坛论 微信怎么买双色球彩票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福彩3的投注技巧 临沂市体育彩票投注站 cba第一宝贝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 吉林时时彩是什么意思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彩票合买会不会陪钱